修身寶鑑

  【百善孝為先】凡有孝行者,必是端人正士,或為奇特英豪;【萬惡淫為首】心貪淫欲,皆邪辟之流,終必無惡不為,喪身敗德歷觀不爽。

   凡人有勢不可倚盡、有福不可享盡、貧窮不可欺盡;此三者乃天地循環,周而復始。

   一日行善,福雖未至,禍自遠矣!一日行惡,禍雖未至,福自遠矣!
行善之人,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日有所增!
行惡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見其虧,日有所損!損人益己切宜戒之。

   現在之福積自祖宗,不可不惜。將來之福貽之子孫,不可不培。
 
   現在之福如點燈,隨點則隨竭;將來之福如添油,愈添則愈久。

   我施有恩不求他報,他結有怨不與他較,這個中間寬了多少懷抱。
 
   忍不過時著力再忍,受不過處耐心再受,這個中間除了多少煩惱。

   人之謗我也,與其能辯,不如能容。
 
   人之侮我也,與其能防,不如能化。

   忍得一番橫逆,便增一番氣度。

   勤為無價之寶。慎是護身之符。

   圖未就之功,不如保已成之業。悔既往之失,不如防將來之非。
 
   人非賢莫交。物非義莫取。念非善莫起。事非是莫說。

   謹則無憂。忍則無辱。靜即常安。儉則常足。

   知足常樂,多貪則憂。知足者貧賤亦樂,不知足者富貴亦憂。知足常
 
   足,終身不辱。知止常止,終身不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德業常看人勝於我者,則愧恥自增。
 
   境界常看人不如我者,則怨尤自寡。

   人雖至愚,責人則明。雖有聰明,恕己則昏。但當以責人之心責己,
 
   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聖賢地位。

   寧心安無事而家貧,莫煩惱多事而家富。
 
   寧無病而食粗飯,莫有病而食良藥。

   長思困危難免,處富自然不驕。每思疾病煎熬,無病雖貧亦樂。

   房屋不在高堂,不漏便好。衣服不必綾羅,和暖便好。
 
   飲食不在珍饈,一飽便好。娶妻不在貌美,賢德便好。

   世俗煩惱處,要耐得下。心懷牽纏處,要割得下。
 
   境地濃鬧處,要淡得下。意氣忿怒處,要降得下。

   見人不是處,只消一個容字。自己難過處,只消一個忍字。

   事當快意時須轉,言當快意時須住。
 
   不可言之事口莫說,不可行之事心莫萌。

   為政之要曰公與清,成家之要曰勤與儉。
 
   讀書成家之本,和順齊家之本。

   勤者富之本,儉者富之本。大富由天,小富由勤。

   學得一分癡獃,多一分快活。學得一分退讓,討一分便宜。

   安詳是處世第一法。涵容是待人第一法。
 
   謙退是保身第一法。灑脫是養生第一法。

   奢侈是為惡之根,淫慾乃喪身之本。

   以忠孝遺子孫者昌,以智術遺子孫者亡。

   事雖小,不作不成。子雖敏,不教不明。

   耳為聞人之非,目不視人之短,口不言人之過,庶幾為君子。腹不飽
 
   詩書甚於餒,目不接前輩甚於簪,身不遠聲色甚於弄,骨不脫俗氣甚
 
   於痼。

   人當交厚時,不可盡以私密事語之。恐一旦失歡,則前言憑為囗實。
 
   至失歡之時,亦不可以切實之語加之,恐忿平復好前言有愧。縱與人
 
   相爭,只可就事論事,決不可揭其父母之短,閨門之醜,此禍關殺身
 
   ,非止有傷長厚己也。

   交財一事最難,雖至好親友亦須明白。
 
   寧可後來相讓,不可起初含糊。俗云先明後不爭至言也。

   路當窄處,須讓一步與人行。滋味濃時,須留三分與人食。

   富以能施為德,貴以能下人為德。
 
   富貴子弟宜學寬,聰明子弟宜學厚。

   人之所賴以生者惟錢財。能於錢財上,寬一分待人,省一分濟人。若
 
   能事事留心,久久習慣,雖不見福而禍自消矣。如一味刻薄,以為得
 
   計,一遇飛災,蕩家傾家,所入不償所出,悔之晚矣。

   凡人在顛沛患難之中,用言為之解釋,上資祖考,下蔭兒孫。推人與
 
   扶人,皆是一般手。讚人與陷人,皆是一般口。寧用扶人手,莫開陷
 
   人口。人若依此說,生子增福壽,人若依此勸,前程永久固。

   待有餘而後濟人,必無濟人之日。待有暇而後讀書,必無讀書之時。

   大丈夫當能容人,毋所為人容。

   多一番挫折,長一番見識。多一倍享用,減一分志氣。

   人不能無錯念頭,須要扯得轉來。

   快意之事,不可多得。有便宜處,切勿再往。

   損人利已,終無顯達。害眾成家,決不久長。

   田野小民,斗粟尺布,入市營求,能賺幾何,切不可向他身上討便宜
 
   ,亦仁人之培德。

   狂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天地尚如此,何況於人乎。
 
   有福莫享盡,享盡見貧窮。有勢莫使盡,使盡冤相逢。
 
   福宜常自惜,勢宜常自恭,人間勢與福,有始多無終。

   暗箭射人者,人不能防。借刀殺人者,己不費力。自謂巧矣,而造物
 
   尤巧焉。我善暗箭,造物還之明箭,而更不能防。我善借刀,造物還
 
   之以自刀,而更不費力。然則巧於射人殺人者,實巧於自射自殺也。

   積財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
 
   積陰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長久之計。

   為子孫作富貴計者,十敗其九。為人善行方便者,其後必昌。
 
   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日日行方便,時時發善心。
 
   千經萬典孝義為先。天上人間方便第一。

   終身行善,善猶不足。一日行惡,惡自有餘。

   作好人,眼前覺得不便宜,總算來是大便宜。
 
   作不好人,眼前覺得是便宜,算來算去總是大不便宜。

   舉手打人,舉足踢人,最是惡事,最是險事,未必便至於死。但一打
 
   一踢,或其人不幸遭痛死,或因別事死,便不能脫然無累,保身保家
 
   戒此為要。

   世界第一好事,莫如救難憐貧。濟人不在大費己財,但以方便存心。
 
   殘羹剩飯亦可救人之饑,敞衣敗絮亦可救人之寒。酒筵省得一二味,
 
   餽贈省得一二品,少置衣服一二套,省去長物一二件。切切為貧人算
 
   計,存些贏餘以濟人急難。去無用,可成大用。積小惠,可成大德。
 
   此為善中一大功課。

   少殺生命,最可養心,最可惜福。一般皮肉,一般痛苦,物但不能言
 
   。不知刀俎之間,何等苦惱。我卻以日用口腹,人事應酬,略不為彼
 
   思量,豈復有人心乎。供客勿多餚品,兼用素菜,切切為生命算計,
 
   稍可省者便省之。省殺一命於吾心有無限安處,積仁慈念自有無限妙
 
   處。此又為善中一大功課。

   日中即戾,月盈則虧,天之道也。樂極生悲,勢極則衰,人之常也。

   貧賤生勤儉,勤儉生富貴,富貴生驕奢,驕奢生淫佚,淫佚生貧賤,
 
   此循環之理也。

   為善最樂一語甚有味,然非身體力行者,不知也。
 
   做個好人,身潤心安魂夢穩。行些善事,天歡地喜鬼神欽。
 
   何樂如之,否則小人長戚戚矣。

   天地間福祿,若不存些憂勤惕勵的心,聚他不來。
 
   若不做些濟人利物的事,消受不住。

   臨事肯替別人想,是第一等學問。

   遠非道之財,戒過度之酒。居必擇鄰,交必擇友。嫉妒勿起於心,讒
 
   言勿宣於口。骨肉之貧者莫疏,他人之富者莫厚。克己以勤儉為先,
 
   待人以謙和為首。常思已往之非,每念未來之咎。

   留有餘不盡之巧,以還造化。留有餘不盡之祿,以還朝廷。
 
   留有餘不盡之財,以還百姓。留有餘不盡之福,以遺子孫。

   世間事,須留餘地,有餘地則轉動自如。世人事事欲盡興,愛使滿風
 
   帆,一時豈不快意,第恐難為轉身地步。

   自妻妾而外,皆為非己之色。淫人妻女,妻女人淫,夭壽折福,殃流
 
   子孫。少年竭力保守,視此身如白玉,一失手即粉碎。視此事如藥毒
 
   ,一入口即立亡。須臾堅忍,終身受用。一念之差,萬端莫贖。

   為惡而畏人知,惡中猶有善路,以其善惡之良心未泯也。
 
   為善而急欲人知,善處即是惡根,以其貪念之私情未化也。

   為善而人知之則為陽善,為善而人不知則為陰德。
 
   陰德天報之,陽善名歸之。

   孝悌忠信認得真,乃希聖希賢地位。
 
   酒色財氣看得破,即學仙學佛根基。

   佛祖無奇,但作陰功莫作孽。神仙有法,只生歡喜不生愁。

   父母年老之時,乃與人子相聚之時短矣。晝夜孝養不足,奈何漠視置
 
   之哉。一則以懼,當反復而深思也。

   以愛妻子之心事親,則盡孝。以保富貴之心事國,則盡忠。
 
   以責人之心責己,以恕己之心恕人,則全交。

   世人多惑風水之說,有貪求吉地,數年不得葬其親者。有既葬不吉,
 
   一掘未已至改葬三四次者。有因爭地致訟,未入土而家已蕭條者。有
 
   兄弟惑於各房風水之說,至骨肉化為仇敵者。年復一年,幾無入土之
 
   望,一遇水火漂焚之虞,悔何及哉。嗟乎,龍穴非遙,只在心田方寸
 
   地。牛眠伊邇,空勞踏破嶺頭雲。

   有錢常記無錢日,安樂須防患病時,
 
   休恨眼前田地窄,退後一步自然寬。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

   古今教人作好人,只十四字簡妙真切曰。
 
   君子落得為君子,小人枉自做小人。

   天下有二難,登天難,求人更難。有二苦,黃蓮苦,貧窮更苦。
 
   有二薄,春冰薄,人情更薄。有二險,江湖險,人心更險。
  守其苦,耐其薄,測其險,知其難,則可以處世。

   濟人當厄之時,甘於春雨。刺人傷心之語,毒於陰冰。

   有一言而傷天地之和者,不宜妄發。有一行而折終身之福者,不宜妄
 
   為。執拗者福輕,而圓通之人其祿必厚。躁切者壽夭,而鎮靜之士其
 
   壽必長。喜時之言多失信,怒時之言多失體,時當儆戒。

   倚高才而玩世,背後須防射影之蟲。
 
   飾容貌以欺人,面前恐有照膽之鏡。

   攻人之惡勿太嚴,要思人堪受。教人以善勿過高,要使人可從。

   面責人之短,人雖不悅,未必深恨。
 
   惟背地言其短,則恨有不可勝言者。

   與人共事,遇有錯誤,在彼不肯認錯,互相爭執,所傷必多,若能引
 
   咎自責,徐以一言解之,則識量過人,彼必愧服矣。

   凡有望於人者,必先思己之所施。凡有望於天者,必先思己之所作。

   欲人勿聞,莫若勿言。欲人勿知,莫若勿為。

   有-耐煩心,天下何事不了得,天下何人不處得。

   好說人陰諱事及閨聞醜者,必有奇禍。

   無病之身,不知其樂也,病生始知無病之樂矣。
 
   無事之家,不知其福也,事至始知無事之福矣。

   客次坐席間,不能人人偏識,切不可妄談時事,及呼人姓名,恐對人
 
   子弟,斥其父兄之名,或於其親知者,道其短行,必遭貽禍。

   使人有面前之譽,不若使人無背後之毀。
 
   使人有乍處之歡,不若使人無久處之厭。

   造物製人,兩其手,兩其耳,兩其目,而一其舌,使多聞多見多行而
 
   少言也。其舌又置之口中深奧處,而以齒如城,唇如廓,鬚如樏,三
 
   重圍之。誠欲甚警之,使紉於言耳。

   人或毀我,當退而省諸身,我有可毀彼言當矣,無可毀彼言妄矣。當
 
   則無怨於彼,妄則無害於我,又何報也。

   凡人故意以非禮加我,其中必有原故,彼必大有可恃者,此時若不忍
 
   ,則禍立至矣。

   凡友待我雖好,而待他友每多不情者,此人不可與之友。蓋彼之待我
 
   好者,必有所依藉於我,至我無可依藉時,彼亦不情待我矣。

   世有作馬牛而積財與子孫者,已見其愚。又有刻薄窮人而積財與子孫
 
   者,豈知子孫亦不能受享其財,化為烏有。此時九泉之下追悔已遲,
 
   刻薄窮人者,何不為之早悟也。

   人家勤儉二字,乃是根本。若偷安懶惰,遇事好學奢華,不肯樸實。
 
   勢必到窮乏求人之日,悔之晚矣。

   人口眾多之家,口舌是非在所不免,婦女奴婢尤喜搬嘴,彼此若一聽
 
   信,必成嫌隙,漸而吵鬧,漸而怨恨,乃家門衰敗之兆。
 
   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此二句真和家妙法。

   熱水熱湯,勿傾潑於地,有傷蟲蟻生命,常存慈悲之心,必有福壽之
 
   報。

   不多事,不多言。此六個字,人能學得,即是安分守己,一生享許多
 
   快活,討許多便宜。

   欲求富貴者,在乎立志。欲求福壽者,在乎存心。

   士君子心存利濟,或力不從心,惟常存善念,廣行方便。遇人急難,
 
   出一言解救之。遇人癡迷,出一言開導之。遇可著力,不惜挺身趨救
 
   之。立心制行,無非陰騭為念,是種德也。

   貴人之前莫言窮,彼將謂我求其薦矣。富人之前莫言貧,彼將謂我求
 
   其濟矣。夫貧也窮也皆命也,非可告於人,而即得富貴者也。

   誇張富貴以驕人,君子嗤之,小人忌之。嗤者卑其品,忌者種其禍,
 
   每因私語告人,而受大禍,故言語不慎,最為禍貽。

   有要緊之事機,不可輕與人言。有要緊之筆札,不可輕落人手。

   有等人恃有口才,每每題人綽號,捏人歌謠,最當切戒。蓋一出其口
 
   ,則好事者必傳為美談,為人終身之玷,其恨當何如耶。

   人之有過,苦不自知,旁人視之甚明,必須虛己下問,始得聞而改悔
 
   。若或不喜規諫,人莫我告,必至潰敗而不可收拾。後雖知而悔之,
 
   亦無及矣。

   人所希求者壽命長,須莫作短命之事。
 
   人所希望者後嗣昌,須莫做無後之事。

   一切事物凡眾人所爭者,不可輕取。眾人所共者,不可獨據。怨議既
 
   多,必招其害。

   人人都具有善性。但耳不聞善言,目不見善書,其本來善性未免漸致
 
   沈沒,所以賴於勸正之力者居多。

    人生在世,舉心動念,行止語默,俱有鬼神鑒察,所以過之大小,皆
 
    莫能掩。過大則奪紀,過小則奪算。

    能容忍,自然免禍。能安靜,自然養福。

   一念之善,一念之惡,天地鬼神悉知之。不待出諸口,而行諸事也。
 
   念之起處要加慎畏。

   稟氣虛弱之人,最要調養。猶如器物之脆薄者,若不存心愛護,自難
 
   免於破敗矣。調養之法雖多,約而其要者有五,一曰戒怒惱,二曰節
 
   色慾,三曰調飲食,四曰慎風寒,五曰少言語。信能行此五者,真卻
 
   病延年之秘法。

   興一利,不如除一害。多一事,不如減一事。

   滿肚皮不合時宜,止可自己存之於肚內,不可顯露於辭色。若以傷人
 
   之言,逢人剌刺不休,恐非全體遠害之道。

   天下許多惡事,都從貪念上生起來,切須謹慎。

   過而能改,棄舊圖新,壞人即變好人。只怕明明知自己有過,卻不肯
 
   悔改,這才是真壞人。

   孤兒寡婦,乃天下窮民無告者,即名門大族,多有失所。如遇族人及
 
   親友中,不幸有此,無論親疏,皆當曲加調護。無力者恤之善言,有
 
   力者助之財穀,俾不致於流離顛沛。育孤子,嫁寡女,養贍無依老人
 
   ,皆人所當為之事,茍力量能及,切勿漠視。

   如有責我之過者,皆當虛心體察,不必論其人如何,蓋局外之言往往
 
   多中。每有才高之人,有過不自覺,而尋常人皆知其非者,此聖人所
 
   以察邇言也。

   人有求於我,苟不能應,當直告以故,切勿含糊,致誤其事。

   親友見訪,忍有欲言不言之意,此必有不得已之事欲求我而難於啟齒
 
   者。便當虛心先問之,力之所能,不可推諉。

   畏友勝於嚴師,群游不如獨立。

   小人固當遠,然亦不可顯為仇敵。君子固當親,然亦不必曲為附和。

   親友中如有好說謊妄言者,或誇張自己才能,或亂說他人長短,或講
 
   過去之官場,或談未來之大話,或扯漢入唐,或將無作有。我只耳聽
 
   口應,明知其妄卻不可駁削,亦不可譏誚。要知彼妄言我卻妄聽,原
 
   與我無干礙。何妨任彼談論,既不惹嫌,即不種怨此涉世最妙之法。

   人生在世,總要行幾件利人的好事,方不虛此生。如無好事,反行欺
 
   人害人之事,豈能算個人。

   事父母,要在生前盡孝。若到死後,雖三牲五鼎,日日齋嚼,止充生
 
   人腸肚,供生人眼目,有何益處。

   人之福祿,自有分量,或宿世善因,或眼前修積,或祖宗餘慶,是以
 
   受享乃爾羨之妒之,何如自勵自修也。

   人素羸脊,乃能兢兢業業。凡酒色傷生之事皆不敢為,則其壽可延永
 
   矣。如素強壯,則恃其強壯,恣意傷生之事,則其禍可立待也。

   舉一念,出一言,行一事,先存心思想曰,此有可利益於人乎,無損
 
   於人乎,有利於人者,即毅然措之實際,苟無益而有損於人,則此念
 
   即勿起,言即勿發,事即勿行。時刻存心,反躬刻責,惟恐不善,而
 
   行善始力,大抵只號本念無惡,即橫來直去,總歸於善。人邪我正,
 
   人惡我良。人生事,我息事。人害人,我救人。赤心白意,儼然有鬼
 
   神在前,此人縱有凶災夭折,天地鬼神必暗加護持。善之一字,真生
 
   生世世受用不盡。

   能享福之人處處是福。不能享福之人雖有多福在前,彼不知覺,遂徒
 
   然虛度。

   每事吃虧的便是君子。每事好便宜的便是小人。

   待小人宜寬,防小人宜嚴。

   先去私心,而後可以治公事。先平己見,而後可以聽人言。

   人生多酒色關頭,須百鍊此身成鐵漢。
 
   世上有是非門戶,要三緘其口學金人。

   惡莫大於縱己之欲,禍莫大於言人之非。

   能媚我者,必能害我,須如意防之。

   無以小嫌疏至親,勿以新怨忘舊恩。

   濟人窮者,勿問其所以窮,恐憎惡之心生,而惻隱之心泯矣。

   處家庭骨肉之變,宜委曲,不宜激烈。

   欲學厚字,先從容忍上學起。容能恕人,忍能耐事。

   處家涉世,一切細事,不必過於明察。

   人怕不是福,人欺不是辱。

   群居守口,獨坐防心。知足常樂,能忍自安。窮達由命,吉凶由人。

   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要知自大是個臭字。

   舉念可以告人,就可以告鬼神,即是善心。

   肩挑貿易,小本營生,日謀升米,一家度命,切不可佔其便宜,於心
 
   何忍。

   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能得心安神定者,是無量大福。

   貪為怨府,貪得一分有一分之禍,貪進一步有一步之害,世間惟貪最
 
   為害事,貪心即伏危機。

   貧富由來無定,家資聚散如煙。

   親朋有患當扶助,為人切莫討便宜。

   吃虧的時節便宜在,貴買的家私受用多。

   人有饑寒,即濟之以粟帛。人有疾病,即濟之以醫藥。人有死喪,即
 
   濟之以棺木。人有顛沛患難,即竭力周濟,以免其流離困苦。凡此皆
 
   近於不能生者,故救之宜急也。

   我有餘彼不足,周之給之,彼有求我,必諾之與之,無生嫌心,無生
 
   厭意。

   急行緩行,前程總有許多路。逆取順取,命中只有這般財。
 
   順取者,雖遲而多福,逆取者,雖捷而多禍。

   人能抬頭將命字一想,兜底將死字一算,放眼將人世窮通得失一看,
 
   亦可掉下心機,撇開妄念。

   廣種福田以散為聚,猶如播種者,將榖麥灑於泥中,不知者以為捨之
 
   可惜,及其收穫之時,方知其利百倍也。

   利己損人,這樣得來,必那般失去。

   不知足,時時苦海。能安分,處處逍遙。

   許多大事,俱從傲滿失之,俱從謙謹得之。

   血心為人,佈益於人,即毆人為人皆善也。
 
   外貌謙和,心中專於利己,即敬人禮人皆惡也。

   蓋世功名,當不得一個驕字。彌天罪惡,當不得一個悔字。

   窮達皆由命,何勞發歎聲,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
 
   冬去冰須泮,春來草自生,請君覺此理,天道甚分明。

   人情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見他人善,當如己善,必助成之。視他人物,當如己物,必愛護之。

   聞謗而不怒,雖讎燄熏天,如舉火焚空,終當自息。
 
   聞謗而怒,雖巧心力辯,如春蠶作繭,自取纏綿。

   內睦者家道昌,外睦者人事濟。

   堂堂六尺軀,莫聽三寸舌,舌下有龍泉,殺人不見血。

   時時見人不是,即諸惡之根。時時見己不是,乃萬善之門。

   人有吉慶,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

   顛倒是非,鬼神所忌。是非所在,須正以持之,不得一味趨附,濟我
 
   之急,救我之危皆恩也,一言之惠,一飯之德亦恩也。恩之所有即宜
 
   報答,雖無其力而懷德之心時時不忘,方見忠厚之至。

   晝當惜陰,夜當惜燈,言當惜口,事當惜心。

   名者造物所珍,無德以居之,易於折福。若買虛譽,以愚當世,明必
 
   為識者所鄙,幽必為鬼所忌。

   佛言,一切福田不離方寸。文帝云,欲廣福田須憑心地。

   見人遭逢失意時,無矜憐之心,而乃指摘其生平,謂其宜有此失,此
 
   則大傷忠厚。

   勸君莫要使暗箭,射人至死無人見,
 
   誰知鬼神代不平,偏向空中還重箭。

   有事化為無事,一語周旋冰消瓦解。
 
   本無事而生事,片言挑撥火發煙生。

   聖賢但求無過處,神仙不外盡人倫。

   暗媞滮H者,算的是自家兒孫。空中造謗者,造的是自家罪孽。

   無益之人勿近,無益之事勿作,無益之書勿讀,無益之言勿談。

   親情族誼,最不可傷。父母所垂念者,我親厚之。凡人父母已亡,無
 
   可盡孝處,然有兄弟姊妹,皆父母所垂念之人也。我應當注意看顧之
 
   ,聯和之,此未報親恩,聊以補過耳。

   忿忿不生,此氣必不上炎。愛念不生,此情必不下流。

   大造若無速報應,人間無事得公平。

   栽花偏不茂,插柳自成陰,可知人世事,大半出無心。

   精氣神為三寶,耳目口為三盜。

   寧可認錯,莫要說謊。

   費用多,則不能無求於人,既有求於人,則為所不當為者有之。
 
   古人立品皆從事耐勞也。

   萬言萬當不如一默,百戰百勝不如一忍。

   出納不公平,人人鄙之,人人恨之。

   語言多反覆者,無人為之腹心。

   凡事瞞藏,必是奸貪之輩。推誠布公者是英爽之才。

   心氣和平,人樂近之,辦事易成。才偏性執傲,不遭大禍必奇窮。

   與人交共,轉眼無情,必損福損壽。常常念舊者,必富厚期頤。

   逢人借貸而不還,遇事均思染指,此等行為,人皆惡之。其致此之由
 
   ,或因自己費用太大,或因家中不知量入為出,或不能約束其妻子濫
 
   費,不得已而出此下策,遂為社會上可厭之人,難圖好事,貧賤終身
 
   ,豈不可惜。益知勤儉真為至寶也。

   重富輕貧,其人必無道德心,不可共事。

   平日敬老慈幼,必是學問道德中人。

   昧心昧理之言,輕口說出,其人必無惡不為。

   忘大恩,思小怨,豈有良心。

   纔得小富小貴,即作威福,終必遭刑禍。

   處大富貴而不動其心,厚福未可限量。

   公平正直,生雖困厄,死必為神。

   逢人便稱知己者,必無深交。

   用財錙銖必較,厚薄不差分毫,其心之刻薄,鄰於殘忍。

   處事肯任勞任怨者必是大才。

   遇些小事即避嫌疑,惟恐累己,如何能訂深交。

   謀買田產為子孫計,其心太愚。試看有產業者之子孫,無一好者,實
 
   係產業害之也。無產業者,心無所恃,或能發憤成家。

   說話好尖酸刻薄,非但招禍,且恐促其天年。

   內聰明而外樸訥,必能成大事。

   貧窮患難中,卓然能守,怡然不變者,其人有大氣識。

   小有技能,秘為奇貨,必無大學問可知。

   守成之人,自以儉省為上,然事事刻薄於人,亦必遭禍,能刻己而不
 
   刻人者,方可家業綿長。

   當機能決,決而能藏,此是高才卓識,得志必早。

   凡中年以後無學問者,心無所主。或縱情於遊戲之場,戕身敗德。或
 
   終日垂聲喪氣,憂死憂生。此等人其心最苦,所以古人云,壯年不好
 
   學,老大徒傷悲。

   年老之人最好以行善為事,其中樂趣極多,否則禮佛念佛,既可以驅
 
   遣煩惱又可以消除罪孽。

   欲察人能共事不能共事,但觀其平日惻隱之心有無,惻隱之心深者,
 
   儘可托以大事,若毫無惻隱之心者,與之共事將來必受其害。

   自滿與知足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獲福。

   怒時反笑,陰險莫測。

   好矜己善,好誇己能,最足為人所忌,善人所厭,為人所鄙。

   樂摘人非者,終必受禍。

   好與人爭,好非人辯,無益有損。

   好笑罵人者,已足招禍。笑罵而不審是非,即旁觀亦惡其狂悖。

   衣食暴殄,必遭凍餓。

   後生年少,以絕交遊為上策。三朋四友必無好事,始而講求穿吃,繼
 
   而漸入嫖賭,遂為終身之玷。

   長而涉世,不能無交,而益友最少,損友極多。凡勉我勤慎,勸我省
 
   儉,教我心氣平和忍辱息爭均為益友,是為我造福者。導我奢華,替
 
   我排場,引我逸樂助我爭鬥皆為損友,乃為我種禍者。至於勾嫖誘賭
 
   ,是為比之匪人一遇而凶。

   觀人邪正在於目光,及目中眸子。目光平視,眸子不大轉移者乃誠實

人,若再有精足寶光,必有大經濟,大學問者。目光上視者,其人性

必傲慢,上視而眸子不時轉動,其人心必暴戾。目光下垂者,性慵懦。

下垂而光促者,心必有憂。目光隱於額下斜視者,其心術必不正,若

再將眸子不時轉移,其心必機詐百出,必非善良之輩,切宜存神待之。